第五章

一场感冒,就变的不一样了,以前严肃的脸去哪里了,以前对她客客气气的模样去哪里了,她顿时有点愣愣的。“怎么了?”他停下脚步,问道,她连忙摇了摇头,拿起包包还有钥匙,被他揽着进入电梯了。“莉夏我们竞投的那个合作项目先放弃吧?”她一楞,不明就里的望着他,这个合作项目他努力了多久,她怎么会不知道,他为了这个项目熬了很多个通宵,为此还感冒了,忽然说放弃就放弃,这——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要不要我——”她忽然停住了话头,因为他很讨厌她说起这个人,只是他的沉默,让她疑惑的望着他,她发现,他这几天有点奇怪,是不是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。他们两个人结婚的时候,他只是带着她去注册登记,还有请相互认识的朋友吃了一顿饭,因为他们之前就沟通过,不需要那么隆重,简简单单就可以了,所以,结婚这么久,她连他的亲人也没有见过一面。而她,之前带着他回了一次老家,之后就没有在回去,不过每一个月还是定时寄了钱过去,这些钱还是她自己炒股炒到了,因为她真的不想增加他的负担。“想什么呢?”“没—没有。”此时他们已经坐上他们共同买的那辆XX车上了,这款车很便宜,开始的时候还可以,听行内介绍,后面不仅费油而且还烧钱,不过身边的男人说了,开个把年头,就买新的。因为他们没有钱,只能将就着。孟浩天帮发愣中的小妻子系好安全带,就发动车了,这车开了一个年头,最近老是坏,看来,真的要换掉了。他从后视镜中望了他的妻子一眼,还是呆愣愣的,他觉得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,想到这,不仅摇头失笑,他的妻子人生中有两‘怕’。第一怕的是欠人家钱,第二怕是欠人家人情。可是,为了他,不单单欠人情,还欠人钱,他知道他的妻子刚刚想说什么,不就是想说让那个学长帮忙吗。这个学长是富二代,叫赵楧耿,家里特别有钱,赵家在Y市震一震脚,Y市的地也会塌一下的,这学长也算他的学长吧,这所以这么说,就是人家压根也不曾承认他这么一个学弟,以前的他还会忌讳他一下,如今,呵,说句不好听的,他算哪根葱。很快的,他们就到公司楼下了,当时选公司地址的时候,是选在普通市区的,房租比较便宜,房子也就在租在附近,说到底,他们刚刚起步那个时候,真的穷的连饭也吃不上,经历过一年的洗礼,他们的公司也有模有样了。不单单是几个人的公司了,而是发展到几十个人了,他相信不久的将来,这间公司一定会比上一世辉耀的,他停好了车,转过头看着副驾驶上的冯莉夏,此时的冯莉夏已经换上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了。孟浩天看到她这一副模样,就觉得心跳不停的加速,趁她一个不注意,偷了一个香吻,冷冰冰的美女先是一楞,随即娇嗔的横了他一眼,解开安全带,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了,此时的孟浩天越来越觉得他的妻子很不一样,以前的他怎么没有发现呢。“还不下车,难道你准备在车上过夜了?”车外响起一阵平缓的声音,孟浩天一阵好笑,打开车门也下了车。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大厦,门口的保安一看到他们,立刻严肃着脸,跟他们打招呼。

上一篇   第四章

下一篇   第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