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其实他早该明白过来,他的小妻子只有在他的面前才如同现在这般,责备中带着关心,调侃中带着无奈,为什么以前的他,总是那么不耐烦呢,为什么不认真去她话里中的语气与意思呢。想到这,他眼里快速的闪过一阵愧疚,随即又被他掩饰掉了,这是他第一次在没有灯光下认真的望着他/大/腿/上的女人,透着路灯的光,眼前前的女人散发着很吸引人的气息,他的眼神变的越来越炽热,下腹也越来越难受。喘着气,他问道:“怕不怕被传染到感冒。”眼前的女人脸红的跟一颗熟透的苹果似的,但是却轻轻的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不怕。”他打横抱起她,怀里的女人好像怕摔下来似的,紧紧的揉抱着他的脖子,他微微一笑,往他们的卧室而去,今天晚上,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。隔天,他醒过来的时候,脑子一阵呆滞,随即看到眼前熟悉的环境,他才清醒过来,对了,他已经重生回来了。想到这,他往旁边望了一眼,他的小妻子已经不在他身旁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一阵迷茫,好像,十几年如一日,他很少看到他的妻子在他怀中醒过来一般,想到这,他心里就不痛快,他连忙套上衣服,急急忙忙的往门外而去了。这是一间二室一厅的小套房,所以很快的,他就来到了客厅,正好看到眼前的一幕,只见他的妻子围着围裙,早晨的阳光透着窗户洒进来,照在她的身上,让她整个人很不真实,他心理一顿,快速的走她的身边,一把抱起她。冯莉夏被孟浩天吓了一跳,她无奈的转过身,看着眼前一脸孩子气的孟浩天,觉得又好笑又好气,从来就成熟稳重的他,居然还有这一面,冯莉夏顿时一阵失笑,可是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。作为一个男人,一大早就很容易发情的,你看,她刚刚一笑,就把孟浩天擒住嘴唇,来了一个法式的深吻,直接吻到她摊在他怀里,他才满意的抿了抿嘴,眼里满满的笑意。“知道错了,嗯?”他最后的那一个字咬的及其重,为了她可以顺利吃早餐,顺利带他去看医生,她连忙点点头。“我去洗漱,乖。”说完摸了摸她的头发,把她扶在椅子上,转过身往洗手间而去了,留下她愣在哪里,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。她觉得她刚刚应该不是幻听,她家冰山老公,居然满脸的笑容,跑进洗手间了,其实,他应该多笑笑的,想到这,她又不可抑制的脸红了,连忙站起来,跑进厨房了。两个人吃完早餐,冯莉夏收拾好了桌子,走出厨房正好看着男人一身西装革腹的从房间走出来,她望了一眼,呆愣了一下。眼前的男人一身普普通通的西装,却穿的正式无比,举手投足之间,也掩盖不了他身上的气质,刚毅的脸,不长不短的头发,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神,偶尔透露出一种微微的施压,不过一看到她,这人狭长的眸子里带着促狭的笑意。她一下子就想到昨天晚上的激烈,连忙移开眼神,摘掉身上的围裙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我先陪你去医院,然后我们再去公司。”那人很快就走过来,揽着她的侧腰,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不必了,我们一起去公司。”“但是,你的感冒.....唔....”话没有说完,又被他擒嘴唇,吻了正着。“你看,我昨天晚上的表现如何?”

上一篇   第三章

下一篇   第五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