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章

“我是孟浩天,你们等着收我的律师信。”说完,他也不在和他们废话,直接揽着冯莉夏离开了这家餐厅,甚至不等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大堂经理,就直接驱车走了。大堂经理脸色铁青,让人把领班组长与刚刚招待孟浩天的服务生直接喊道办公室了,人刚刚打开门进去,大堂经理一脸愤怒,脸一下子就扭曲的如同暴怒的狮子,失控的指着他们骂道:“你们知道刚刚得罪了谁吗?”他们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,心里不耐烦的想道:不就是一名客人嘛,经理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嘛,真是的。“那是孟浩天,‘翱翔’集团的总经理,商场上人称‘煞神’,你们以为他好惹吗?你们想死,也别连累我啊——”大堂经理的话刚刚落下,他们就倒吸了一口冷气,领班组长脸色苍白,嘚嘚瑟瑟的问道:“经理,刚刚那个人说要....要出律师信,是说真的吗?”“完蛋了,我被你们连累死了......”大堂经理说完整个人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。因为孟浩天被人看不起过,侮辱过,甚至是讽刺过,虽然他这个人很刚愎自用,可是一般别人没有惹怒他,他倒是没有和别人过不去的道理,可是,世上总是有一二个不长眼睛的,以为他以前的隐忍就是默认,以为他的隐忍就是代表好欺负。所以,撞上他的枪口了,他当时只是依靠着自己一张嘴和自身的能力,就把人家告上了法庭,自己为自己辩护。后来那个侮辱他的人知道怕了,再三和他道歉,可是,他也置之不理,在他的辩解中写道:“世界上,有几个人正在遭受着人类最低级,最龌蹉的语言伤害,这些语言就如同一把利刃一般,可是这样就算了,又有几个人的自尊被无情的践踏,被无情的踩入尘埃,虽然我自认为自己很渺小,可是,我不容许我像一条狗一样,被人威胁装他人的裤裆。”听说,他当时只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而已。当冯莉夏被孟浩天载着离开那个餐厅了的时候,她安静的就坐在哪里,不过他看到孟浩天还拉长着一个脸,忍不住捏了他一下侧脸,笑着说道:“不要被一些无谓的人影响到心情了。”孟浩天刚好一个刹车,把车停了下来,他带冯莉夏来到一间普通餐厅了前面,冯莉夏自行打开车门,走下车,孟浩天也跟在她后面,当他们走下车进了餐厅之后,孟浩天的脸色仍然很难看。冯莉夏见他有点沉默,自行为他点餐了,趁着点餐的时候,冯莉夏上前握着孟浩天的手,温柔的问道:“怎么了,还为刚刚那事不愉快。”“没有,只是觉得难得带你出来一次,却让你遇到这样的事情。”孟浩天真的很愧疚,以前他干的事情真的是混蛋来着。“没事啊,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时间。”冯莉夏心里有点难受,他见到孟浩天这模样,想起了当年那件事,当时孟浩天为自己辩护的时候,她也在场,那场官司,是冯莉夏见到最心酸,最心痛的官司了,此时的孟浩天,又让她想起那件事了。“嗯。”刚好这时候上菜了,他拿着杯子从桌上的水壶倒了水,把筷子洗了一下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吃饭吧。”冯莉夏折腾了这么久,也饿了,接过孟浩天递过来的筷子,慢慢的吃了起来,这顿饭就在彼此的沉默吃完了。等他们走出餐厅的时候,已经中午1点半了,孟浩天载着冯莉夏返回公司了,不过一下了车,孟浩天直接揽着冯莉夏回自己的办公室了。

上一篇   十六章

下一篇   十八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