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孟浩天从睡梦中惊吓的从床上跌落了下来了,他脸色苍白无力,满头大汗,忽然,从旁边伸过一双冰凉的手,温柔的替他擦拭着额头的冷汗,一边轻声的说道:“作噩梦了吗?”“嗯。”他下意识的应了一声,随着他的应答声刚刚落下,床头的灯就被打开了,顿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没有经过岁月摧毁的脸蛋,长长的头发在灯光 的映照下,又黑又柔顺,弯弯的眉毛,瓜子脸,一脸温柔的望着他。“明天我陪你去看一下医生吧?”女人温柔的拿过一旁的毛巾替他擦拭着额头的冷汗,一边担心的望着他。“不用了,我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孟浩天避开了女人的眼神,低下头说道。“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了,你这一次感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怎么久了也不见好。”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担忧,孟浩天的浑身一僵,手指顿了一下,随 即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人。他望着她较好的面容,就这样呆愣愣的望着,女人一看到他这模样,就好笑的推了他一下,笑着骂道:“看什么看,还不赶快躺上床去睡觉。”“莉夏你后悔过吗?后悔嫁给我吗?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很想知道这个答案。随即他的问题,让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一楞,随即娇嗔的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人已经嫁给你了,还说后不后悔,是不是有点晚了,好了,不要想太多,躺上床去睡觉,明天我陪你去看医 生。”等孟浩天躺上床的时候,他内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感受身边的人传来的气息,不一会儿就传来她熟睡的声音,虽说10月的天还不怎么冷,不过一到深夜还是有寒露的,他轻轻的拿过被子替她盖上,随即从床上小心翼翼的坐起来了。来到客厅的沙发上,他整个人说不出的阴郁,表情一改之前的温文尔雅,而是阴沉的让人感到心惊胆战的。他拿起桌上的杯子,从水壶里掉出一杯温水,狠狠的灌下一杯,接着又倒了第二杯,连续喝 了三杯,他的情绪才得以控制,整个人颓废的倒在沙发上,喘着粗气。望着挂着墙上的结婚照,他苦笑的一声,没有想到,他居然重生回到开始创业的时候,也是和冯莉夏,他法律上真正的妻子结婚不到一年的时候。他和冯莉夏是大学同学,而冯莉夏在学校不仅仅是校花,更是有名的才女,当时追求冯莉夏的人可以说是排了三条街也不为过,而他也算是其中一个吧。他家世普通的不能在普通,他出生的时候就没有见过他的父亲,而她的母亲,哼,说起来真 的很可笑,她一直说他是累赘,可是他长这么大,她从来就没有尽过作为人母的义务,还口口声声说他是累赘,后来她念着骂着,把他丢给外婆,绑了一个大款,走了,偶尔只是寄点钱回家而已。连见他也不见他一面,好,他无所谓,反正他有父母了胜于无。 看了的留个言呗吼吼吼

下一篇   第二章